欢迎访问爱城网
爱城网

爱城网

埃德蒙顿中文网

埃德蒙顿华人网

祺平网站工作室
新闻» 观点作者
埃德蒙顿中文网 卡尔加里中文网

中国雄安新区让人捏把汗

原始发布日期: 2019-06-05    发布者:WoodBug

           

拖了两年多的雄安新区近日征迁安置工作正式启动实施。据报道,雄安新区的规划迟迟不能如期进行是因为它面临多方面的挑战,其中之一的就是选址问题。有不少大陆学者包括一些专业人士、规划者对雄安新区选址一直都存在着争议。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这些争议的呢?旅居德国的著名环保生态学专家王维洛博士近日在网上发表文章,指出雄安新区的选址是一个错误的决定。王维洛博士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呢?根据是什么?本台记者就此采访了王维洛博士。

记者:王博士,您好。我看网上报道说,雄安新区的功能之一就是疏散一些北京过分拥挤的人口。迁移首都在国外也有发生。

王维洛:国外新选首都当时有个风潮,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是从巴西的巴西利亚开始的。巴西把它的首都从里约热内卢迁到旁边的一个新的城市,它叫巴西里亚。巴西里亚完全在空地上盖的,完全是按照规划人员想像当中的一个什么样子的来进行规划的。后来很多国家,很多地方也采取了这个办法,比如马来西亚。马来西亚中央政府的行政部门,从吉隆坡搬出去,搬到旁边的也是一块空地上建起来的。还有像缅甸,缅甸的军政府就把缅甸的中央政府从仰光搬到旁边的一个镇上。

世界上很多比如像南非的首都也不是在最大的城市,而是在最大城市的旁边,完全是只有中央行政管理的这一部分功能,因为它比较好管理,这个城市看上去比较新。就拿印度来说,印度有德理和新德里。

记者:对,一般人们好像比较熟悉新德里。

王维洛:新德里就是在德理旁边的一块地上建的,把中央的政府的功能就搬到了新德里去了,大使馆也都搬过去了。所以它新盖的环境的就比较好,不像老的德理这么拥挤。这是一个规划上的手段。我们看到它搬是搬什么呢?是搬中央政府的这部分,因为中央政府一搬,中央政府的部都搬了,大使馆区也跟着搬。而一般的大使馆区是相对来说居住条件比较好,用地也是比较大的。

而北京正好是反的,中央政府占的紫禁城不搬,而是把北京市政府搬到通州去了,它说是为了减轻北京人口压力。你想一个首都城市,世界上哪一个城市最中心的那个地方肯定是市政大厅,市政大厅里面又有一个最主要的功能是什么呢?是结婚的那个厅堂,那是人最多的也是最热闹的,每个周末都有人结婚,热热闹闹很高兴的样子。市政厅是中心,而不是中央政府是中心。

但北京就正好是相反的,我们中央政府在的那个紫禁城,我是不搬的,北京市政府先搬出去。搬出去了呢,还有很多比如是它计划的有北京的一些大医院要搬出去,一些高校要搬出去,北京的一些科研单位要搬出去,甚至连解放军的三军总部也要搬出紫禁城,就是内城这一块。本来紫禁城只有北京我们所说的一环,第一环紫禁城的城墙内围着的那一圈,现在不够中央政府和中央政府的这些首长们住的了,现在它要把二环以内的人,基本上都给清理清理,搬出去,为他们中央政府的这个地方和他们领导住的地方给开开道。

在国外一个总理,一个总统,一个部长,下台你就下台,你该干啥去干啥去,你不能老赖在中南海那个地方住,但中国不行,中国是一代一代养着的,有国家级领导人,有副国级领导人,有部长级领导人,有省级的,都在那里占着位置。所以北京城里的中央政府的领导人的需求就越来越大了,用地要求就越来越大。他们不是像中国老百姓住的那个高层的楼,他们新的四合院,北京紫禁城旁边的那一圈新盖的四合院,那是给他们中央首长们留的,给他们的家人留的,他们又是世袭的,这个世袭下去,包袱只会越来越大。所以他就要想出一个要减轻北京的所谓非首都功能,要把这些非首都功能搬出去,所以除了通州成了北京市政府的所在地以外,他就说还要想建雄安新区,这就是雄安新区的来历。

记者:一般对选址要考虑哪些因素?

王维洛:选一块地方做首都或者做一个经济特区,首先照中国人说有个风水,外国人也看地势地理。中国人有很多人研究风水,就讲中国历史上有多少个城市被当作过首都。比如说西安,洛阳,开封,杭州,南京,北京,也就是6个城市,有的城市是只做过一朝,比如杭州只做过南宋的首都,有的城市做过很多朝代的首都,比如说像西安、洛阳,北京也是做过三朝的首都,元明清一直到现在都是首都。南京也是做过几朝的首都,比如明朝,再前面的时候也做过首都,不是一个大统一的朝代,明朝是南京做首都,国民政府的时候南京是首都。

北京为什么会被选作首都呢?有很多的说法,说北京的风水条件好,最早选北京做首都的是金人,是外族人,不是汉人选的,后来的元朝选北京做首都,也是外族人选的,是蒙古人选的。北京的地势是一个什么样的地势呢?北京的北边是燕山山脉,北京的西边(右边)是太行山山脉,北边和西边是高山。往下地势慢慢变平缓了,它的南边面朝着华北平原,东边是渤海,所以它的水和土条件都很好。人家老是说北京缺水缺水,其实不对,北京并不缺水,北京的水土条件相当好。所以那个时候金人、元朝的蒙古人都选了这里做首都。后来的明朝,后来的清朝,也选了这里做了首都。

北京当时供水主要靠什么呢?靠一条河叫永定河,当时因为永定河是从西流向东的,沿着太行山山路是从南往北的这条路,就是从华北平原或者说中原联系内蒙古平原的这么一条通道。在这里它和永定河有个交叉口,就是当时渡船的那个地方,这里渡过永定河,然后往北走,然后才能进入到内蒙高原,它是条交通要道。

我们知道中国大多数城市都是选在水旁边的,河流的旁边的,无论是西安、洛阳、开封,还是杭州、南京,都是选在水旁边的。北京的城址没有直接选在永定河的旁边,因为这里是水陆交界的地方,以前是靠渡船,后来就修了座桥叫卢沟桥。当时为什么没有直接选在永定河河边呢,就是因为永定河的洪水如果来的话,会把旁边的地区给淹了。所以当时的人就退一步,就选再往北,再高点的地方,离永定河不远的地方就修了北京城。

他就是应了古人那时候的教诲,你要选城址的时候,地势不能选的太高,因为地势选的太高的话,供水就不方便。但是你又不能选的离水太近的地方。就是说北京选的那个地方,地势比较高的地方,能够避免洪水,但又靠水比较近的地方,这是选址的时候最基本的原则。

大家几年以前看过比较多的报道,鄱阳湖一到冬天了,旱季,湖底就朝天了,一片草原。又能开车,又能干什么的。一到汛期的时候,这里又被淹没了,洪水又来了。你不会选这个地方去建一个什么经济特区吧。

雄安新区的选址就选在了白洋淀旁边,认为是华北的一颗明珠,华北平原上最大的一个淡水湖泊。

记者:我看您在文章中提到雄安新区选址有误,您为什么这么看呢?

王维洛:当时大家都不太知道,因为2017年4月1日的时候,当时中国的媒体公布了一个讯息说,习近平考察了雄安新区,中共中央做出决定要在这里建立一个新区。雄安新区第一步的用地是200平方公里,未来再发展到1000平方公里,再未来发展到2000平方公里。按照中国的城市规划的用地需求,大概是这么一个概念,一平方公理土地安置一万人,一百平方公里的土地就要安置一百万人。雄安新区第一期的规模是一百万人,雄安新区的二期规模是一千万人,雄安新区的远期规模是两千万人。

白洋淀是在华北平原最低洼的地区,地质上我们称华北平原这一块地方叫华北凹陷,它是个塌下去的地方,有很多断裂。它的上面是覆盖着是黄河的冲击层,因为黄河有一段时间,不是按照现在的河道走的,黄河是从天津这里入海的,所以它上面盖的是一层黄河淤积的泥沙,是整个华北平原最低的地方,就是说洪水一来的时候,现在他们所规划的这些雄安新区都在长年洪水位以下,我们就不要说最大洪水,如果要把雄安新区的土地填高,不在洪水位以下,起码要填高3米到4米的土。

记者:做决定之前是不是应该做相关地质考察?

王维洛:他先作决定后做调查。2017年4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就决定开发雄安新区,2017年六月份才开始地质调查的,

记者:先做决定后考察是不是违反常规呢?

王维洛:谁敢说这个问题?习近平说了,这个国家大事,千年大计。有人当时说了雄安新区决定一出来的时候是4月1日。4月1日在国外是愚人节,愚人节是你开什么玩笑都可以的,是不能当真的,开玩笑的这一天。所以很多人都认为这是一个开玩笑的事情。

后来人家就说这个决定到底是谁做的?所有的人都没想到这个决定是习近平做的,都认为这个是徐匡迪做的,因为习近平带着中央一批人去考察雄安新区的时候,有一张照片,他左后方是张高丽,他的右后方站着一个人,这个人带的鸭舌帽,带着一付墨镜,大家都不太孰悉,后来有人说这个人是一个很神秘的人,是原来的上海市的市长叫徐匡迪。人家说是他出的主意,特别是在他出面给大家讲解为什么选在雄安做开发新区?他首先又讲一套风水,说雄安这个名字,又是什么平王镇,大王镇,说习近平要做大王雄霸天下,他能解释到这里,是从这个地方原来的名字出来的。第二个他就画了一个轴,说是有一个南北向的轴,120公里长,从北京的一个寺庙一直画到雄安正好是一个垂直发展轴。

记者:怎么理解发展轴?

王维洛:发展轴这个概念是在城市规划中的一个手段。比如说,北京的紫禁城,从北边的鼓楼到南边的天坛是一个中轴线,中间笔直的穿过天安门,所以两边基本上成对称的。后来就不伦不类的在这个中轴线上建了一个人民英雄纪念碑,两边盖了人民大会堂,这是1958年做的。后来又在中间竖了毛泽东的遗体纪念堂。他这个东西整个已经破坏了中轴线的立意了。中轴线其实是一种阳的东西,一个朝上的,这个中轴线总是一个方正的,庄严威武的东西,一个欣欣向荣的东西。最后来个遗体纪念堂,所以中国有很多人呼吁,你必须把遗体给搬出去,你得把这个纪念堂给拆了。后来到了开亚运会的时候,中轴线又向北移了。到了2008年的时候,这个中轴线又继续向北移,移到北边去了。

那么就算这个中轴,城市规划中的一个手段,也经常被利用的,大的大型建筑或者一个区域都有。北京的中轴线已经是世界上最长的城市规划的中轴线了,再长就没有了。不能像徐匡迪说的,从北京一个最老的寺庙到雄安新区画一条中轴线,120公里长的一条中轴线。要像他这么说下去,你在地图上随便画条中轴线,都是中轴线了,不可能在120公里的范围里都进行规划。当时他就是胡扯蛋,把这雄安什么霸王这些都扯在一起,纯粹是这种胡扯蛋。

记者:既然雄安新区有这么多问题,那为什么还要选这块地?

王维洛:这块地没有什么人,因为水老淹,他认为那个地方密度最小,所以他开发的成本最低,但他没想到这是在一个长年洪水线以下。

记者:您刚刚也提到,古人选址时都是要考虑这些因素,对中国人来讲,这是不是一个最基本的考量,也就是常识问题?

王维洛:中国领导人做决策违反常识的就很多。只要一个制度它不是公开的,不是一个透明的,不是大家都可以批判的,他就很容易犯这样的最简单的错误。如果你是一个公开的话,大家都能说,就像那个小孩子说一样,皇帝没穿衣服,皇帝肯定一下子就穿衣服。但是所有的人都不敢说话的时候,这个社会是向前进步?还是向后倒退呢?它老说西方社会乱七八糟,吵吵闹闹的,选举的时候你骂我我骂你,就因为有这样的机制,所以他就避免了很多最简单的错误。

我们再回到1963年的时候,在这块土地上曾经发生一次大的洪水,但中国没有报过。后来因为三峡工程论证的时候,人家就报出来了1975年的时候,河南的水库溃坝,溃了62座坝,死了24万人的悲惨的惨剧,世界上最大的灾难。

记者:我看到过报道,叫板桥事件。

王维洛:但你不知道海河事件。海河事件溃了2百多座水库,那个时候这个雄安新区完全都在水下,1963年的时候。当时没有报死了多少人,后来有人说死了5千人,那肯定是一个被压缩的数字。中国老百姓还真不知道1963年在华北平原上,有2百多座水库同时溃坝,死人不知道有多少?反正知道雄安新区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片汪洋。

当时有两个暴雨中心,一个暴雨中心在河北邯郸市的西边。第二个在现在的雄安新区西边70公里的地方。根据中国的暴雨记录,当时1963年的时候出现的暴雨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暴雨。到了1975年板桥事件的时候,板桥出现的暴雨又打破了1963年的暴雨。所以1963年的暴雨是在中国大陆历史上的第二大暴雨记录。

我们已经讲过了北京的西边是太行山,东边来的潮湿的气流遇到了太行山的阻挡,进行抬升的时候,雨都下来了,所以暴雨对这个影响就很大,它的地势太低洼。

最后还有一个问题,我们前面只是谈到的地面层降的问题,我们这里就不展开说了。华北平原的地面层降比上海还要厉害。再一个问题,白洋淀这个华北的明珠是一个污染的湖泊,它的水是不能喝的。为什么呢?它没有出水口,它进不了渤海,水不流,几乎是一个死的。

可以这么说,雄安新区的选址就是一个错误的决策。照你话说,就是一个没有常识的决策。这就是为什么雄安新区发展不起来。正好做雄安新区规划的都是我的一些师弟和学生们,他们没办法,怎么做呢?你说要在一个洪水区里头里做个东西,你画上去容易,将来被水淹的时候,这个钱投下去就是血本无归了。
(来源:豆瓣网)
埃德蒙顿中文网 卡尔加里中文网 前一篇:加拿大现恶性绑架案 女子戴假发用小狗诱拐女孩
后一篇:诺曼底战役75周年前夕,加拿大等国领导人齐聚当年盟军出发海滩

编辑注:新闻主要来自于摘录和编译。我们尽量给读者提供全面的信息。新闻并不反映本网的立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