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爱城网
爱城网

爱城网

埃德蒙顿中文网

埃德蒙顿华人网

埃德蒙頓門戶網站
新闻» 观点作者
埃德蒙顿中文网 卡尔加里中文网

95后媒体人张可贴自述:封城前最后一小时逃离武汉,只想要活下去

原始发布日期: 2020-02-29    发布者:虫子

           



张可贴在封城前一天,前往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,希望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?(张可贴提供)

“就是顷刻间,顷刻间,所有的自豪骄傲都没有了,就剩下很卑微的想要活下去的愿望”

“到现在我还是觉得,武汉市政府如果早三个星期警告公民,预防这件事情,就不会是现在这个状况。”

张可贴,95后,媒体人。

她在武汉封城前一小时,坐高铁幸运逃离,回到了家乡襄阳。

在自己的公众号”月亮与创可贴”上,她发布了一篇文章《亲历:封城前最后一小时我逃离了武汉,即使被万人唾骂,还是有话要说》

最近,她虽然已经开始在家里办公,但是疫情和与此相关的人事,还是每时每刻在她眼前,令她担心。

通过电话,人在湖北襄阳的张可贴接受了本台记者的采访。



戴着口罩的张可贴。

“唯一的想法是,我要活下去”

我觉得,直到现在也很难梳理当时的情绪,整个人都是懵的,没有办法描述。当时脑子里想的就是,我要活下去,我要战胜这个病毒,我要回家。

我也算是做媒体的,在疫情发生之后,我还去了华南海鲜市场。当时觉得,就想看看当时发生了什么?那时,我还不了解疫情有多严重。那是1月22号,封城前一天。

我也是个好奇心很强的人,当天,海鲜市场人已经很少,没有什么人,也没有车。市场已经被消毒,警方已经用防护线拦起来了,商家也关门,没有人做生意,只有警察和保安把守。

这个市场,它距离汉口火车站很近,是个非常大的市场,地理位置也很好,所以,是很热闹的。



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。(张可贴提供)



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。(张可贴提供)

在去了海鲜市场之后当天,半夜两点看到封城的消息,我当时还是想留在武汉的。我觉得,自己已经去过海鲜市场了,要是我不幸感染上了,不愿意给爸爸妈妈带来什么影响。我都已经储存了可以撑到过年的食物。

但是,最后一刻,我就想,就算我感染了,那我就好好隔离。如果要面临更严重的情况,我还可以再见见我的父母。

当时是凌晨两点宣布封城。

我是在凌晨六点抢到了高铁票。

我还是非常幸运的,那就是一个一两分钟内做出的决定 —— 我不断地通过网络购买离开的高铁票,试了四次,终于成功了。

(注:张可贴乘坐封城当天8点51分的高铁离开了武汉。)



终于订票成功。(张可贴提供)



离开时的汉口火车站。(张可贴提供)

坐在逃离武汉的列车上,我感觉很讽刺

那天早上,逃走的人,真的很多很多。我从来没有见过(汉口)高铁站上有那么多人,整个广场围满了人,检票检查行李的人都排到广场外面了。大厅里面也是挤满了人,都是和我一样吧 —— 因为我自己是带着要活下去,能够见家人最后一面这个想法,可能不自觉地,把自己的情绪放大到一个群体了。

我的感觉很难受。我一直是以中国国家的发展引以为豪的。感觉不管如何,一切都在向好的方面发展的,公民辛苦劳作,没有特别的问题,所有事情都欣欣向荣。

但突然一个疫情,我就感觉,是在经历一个历史上的动荡时期,感觉非常难受。

就是顷刻间,顷刻间,所有的自豪骄傲都没有了,就剩下很卑微的想要活下去的愿望。

到现在我还是觉得,武汉市政府如果早三个星期警告公民,预防这件事情,就不会是现在这个状况。

希望看到改变:对专业人士的言论再包容一些

我觉得,整个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,可能从两方面看。

首先是,病毒的感染性史无前例,病毒本身是很容易传播的;第二是,武汉人没有提早得到预警。

所以,当病毒已经扩散,哪怕你的医疗资源再丰富,也没有办法承受那么大量的感染人群。所以,就是需要及早发布及早开始控制。

我觉得,像传染病这样的事情,即使有医生或是病毒学家说了些令大家恐慌的话,但哪怕是大家恐慌,也比不做准备要好。

我也无法想到,武汉市为什么不向公众预警?我想不到为什么。

我希望,这件事情之后,政府能够对专业人士的言论更包容一些。



摘自张可贴公众号文章。

记录隔离期的生活点滴

我现在还是在想着如何活下去。但疫情更让我明白了未来的方向,就是要努力赚钱,以后让自己面对这类情况,有更多的选择性。

还要多屯一些口罩。

我感觉到一种很普遍的情绪,就是现在被关在家里,会怀念那些以前生活中很平常的事情,出去散步、遛猫遛狗,这些平常的事情。

我一开始是很难受,觉得外面都是病毒,只有呆在家里才安全。我平时总是想出去的,一种习惯性的生活突然中断了,很难受。

我现在开始通过网络上班了,但还是会时常趴在窗户边,看外面的街道,即便空无一人。看那些树木,河流,古老的城市,还是很想穿好看的裙子出去臭美。

我当时撤离武汉的时候感觉,过完这个春节,最多一个月就可以回去了。但我现在没有一开始想的那么乐观了。

湖北省政府已经两次延长了复工和解除封锁的日期,现在的截止日期是三月10日,或者25日。

我是个胆小的人,我想,很可能至少要到六月份或许事件才会结束。

我原本对武汉有些看法的,可能我这个人比较矫情吧。我觉得,武汉人有点凶,武汉话也凶,武汉的空气也不怎么好,可是这个事件发生之后,我觉得,我特别想念武汉。

现在我感觉,可能我无法记录重症病室的故事,但是,希望记录生活中的点滴。

人都有求生的欲望,即使现在到这一步,大家还是想着,怎么活下去。

我的一个大学同学,他在武汉工作,被感染了。从一月22或23号开始出现症状,三天后开始发烧,他就去了襄阳当地的医院。

好在,他的病情不算严重,这两天已经出院了,很开心。

这位朋友非常乐观。他的第一反应是,我的女友和妈妈怎么办。他一点儿也不悲观。我看了那么多心碎的新闻后,有这样一个乐观的人就在我身边,给我很大的影响。

最后我想说的是,今天,有一件事情让我非常心碎。我在武汉的一个好朋友的亲戚,他有其他的疾病,昨天自缢身亡。这对我影响很大。他主要是他有病,年前做了手术,但最近复发了,而武汉正全力对付冠状病毒,也不敢去医院。

我听到他的事情,哭了半天。
( 梁彦 )
埃德蒙顿中文网 卡尔加里中文网 前一篇:蒙特利尔南岸一居民每天跑步 20 公里去上班
后一篇:槲皮素:加拿大医生研制的抗新冠病毒药物将在武汉开始试用

编辑注:新闻主要来自于摘录和编译。我们尽量给读者提供全面的信息。新闻并不反映本网的立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