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爱城网
爱城网

爱城网

埃德蒙顿中文网

埃德蒙顿华人网

埃德蒙頓門戶網站
新闻» 观点作者
埃德蒙顿中文网 卡尔加里中文网

新冠给加拿大一个高代价的教训:早封关的确能够减轻疫情

原始发布日期: 2020-06-24    发布者:虫子

           



(Michel Spingler/The Associated Press)

加拿大的新冠疫情在逐渐减轻,但一个难以否认的事实是,这场疫情之规模,远远超出了加拿大政府的最初估测。

有专家说,联邦政府迟迟不愿因疫情关闭边界,导致加拿大损失了足足 “两个月” 的珍贵时间。

加拿大广播公司 CBC 本周开始发布系列文章,探讨疫情初期加拿大政府采取的政策,疫情给加拿大的教训,以及加拿大需要进行的深刻反思,下面是系列文章的第一篇。

要控制疫情,需要严格控制边境

CBC 资深记者 Evan Dyer 撰写的文章说,在这场新冠疫情中,应对疫情结果最好的是一些人口少、政府管理效率高、而且被水环绕的地方,如冰岛、台湾、爱尔兰和新西兰。

戴维·菲斯曼(David Fisman)医生是加拿大多伦多大学(University of Toronto)达拉拉纳公共卫生学院(Dalla Lana School of Public Health)的流行病学家,他说:

这些地方疫情控制成功,同时本身又是岛屿,这很可能不是巧合,没有陆地上的边界,意味着更容易控制进来的人流。

当然,大多数国家不具备以水为界的 “先天条件”,戴维·菲斯曼表示,其实,由此引出的一个教训是,严格控制边境有助于遏制病毒。

澳大利亚:  早关早开

在澳大利亚,目前的情况非常好,疫情已完全受到控制,生活在恢复正常。



2020年4月28日:澳大利亚悉尼海滩 Bondi Beach 上的冲浪者们,澳大利亚已经放松限制。 (Rick Rycroft/The Associated Press)

CBC 的文章说,生物安全研究员瓦伦蒂娜·康斯坦丁诺(Valentina Constantino)是澳大利亚政府的疫情顾问,她的研究团队今年1月份对疫情进行了研究,并发布了预估模型,澳大利亚政府立即采纳了这个团队的建议,从 2 月 1 日起就全面禁止了来自疫情首发地 – 中国的所有航班。

结果,澳大利亚的疫情发展与康斯坦丁诺团队的预估模型非常一致。

瓦伦蒂娜·康斯坦丁诺团队的研究结果已经于5月22日在《旅行医学杂志》(Journal of Travel Medicine)上发表了,康斯坦丁诺说,由于及时采取了措施,澳大利亚只遭受了本应面临感染的14%。

3月份,澳大利亚又扩大了禁入航班的范围,禁止了来自韩国、伊朗和意大利的所有航班。

瓦伦蒂娜·康斯坦丁诺表示,现在,还是根据同一个研究模型,他们将建议澳大利亚政府对来自中国的旅行者重开边境,因为来自中国的旅行者已经是低风险人群,而且还需要考虑经济上的利弊。

她还表示,预计澳大利亚在 2020 年剩余的时间内将对大部分国家继续关闭边境,但会很快对国际学生重开边境。

时间是最重要因素

专家瓦伦蒂娜·康斯坦丁诺说:

在控制疫情中,时间是最重要的一个因子,澳大利亚疫情初期,90% 以上的病例与海外旅行直接相关,于是澳大利亚政府果断采取了封关行动。

然而,加拿大政府完全没有澳大利亚的果断劲。

CBC 的文章说,2 月1日,也就是澳大利亚禁止中国航班那一天,加拿大全国只有 4 个确诊新冠病例,均涉及来自中国的旅行者。

当时,特鲁多(Trudeau)政府仍然坚信旅行禁令没用,甚至暗示,提议禁止旅行者的人有种族主义倾向。

此时,美国已经宣布公共卫生紧急状态,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》(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)也发表了一份报告,称 COVID-19 可能由无症状携带者传播。

但加拿大的卫生部长帕蒂·哈吉杜(Patty Hajdu)仍然坚持,加拿大没必要宣布紧急状态,而且加拿大卫生部没有发现无症状者传播的迹象。

卫生部长帕蒂·哈吉杜1月31日说,“加拿大的风险非常低,我们一直在密切跟踪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”。

 “判断失误



2020 年4 月2日:加拿大卫生部长 Patty Hajdu (左)和加拿大首席卫生官 Theresa Tam 在渥太华举行新闻发布会. (Adrian Wyld/Canadian Press)

2 月 3 日,美国仿效澳大利亚,禁止了来自中国的航班。

在众议院被反对党议员问及为什么加拿大不这样做时,卫生部长帕蒂·哈伊杜强烈谴责这是 “在加拿大社会中传播错误信息和恐惧”。

韦斯利·沃克(Wesley Wark)是加拿大情报方面的领先专家之一。他说,根据加拿大公共卫生署(Public Health Agency)每日情况报告的记录,卫生部长的低风险评估在至少 4 个星期内主导了联邦政府的思维。

韦斯利·沃克说,加拿大公共卫生署的报告一直说,COVID-19 对加拿大和加拿大的利益构成的风险很低。

他说:

在我看来,这是令人震惊的判断失误。

我认为我们必须对如何进行全球健康监测做彻底的反思。

他接着说,2020 年的 1 月和 2 月,加拿大白白损失了本来可以有效遏制疫情的宝贵的两个月。

面对疫情应首要考虑卫生安全

一直到 3 月 13 日,加拿大卫生部长哈帕蒂·哈吉杜还在谴责封关措施,她说,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一场全球疫情,这意味着封闭边境是非常无效的,在某些情况下可能造成伤害。

Evan Dyer 的文章说, 今年 2 月卫生部长哈帕蒂·哈吉杜告诉 CBC 新闻部,她担心 COVID-19 疫情会引起种族主义的反应。

现在,反对党抨击联邦政府过分跟随世卫组织,联邦的迟缓可能反映出政府在平衡意识形态与疫情问题上的  “拿不定”。

现在,专家们公认旅行是传播病毒的一大途径,早关闭边界的国家的成功,反驳了封关没用的的观点,已经没有人再去辩论封关到底是否有用。

截止到 6 月 24 日,加拿大的累计新冠病例超过 10. 2万例,死亡人数超过 8500 人。
( 黎黎 CBC)
埃德蒙顿中文网 卡尔加里中文网 前一篇:BC省的疫情为什么控制得比其他省好?
后一篇:专访平权律师吴瑶瑶:华裔首先要承认种族歧视,然后才能谈改变

编辑注:新闻主要来自于摘录和编译。我们尽量给读者提供全面的信息。新闻并不反映本网的立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