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城网

爱城网

埃德蒙顿中文网

Edmonton Chinese

埃德蒙顿华人网

 
徐燕:阿省保险持牌顾问,办理各种保险和基金, 780-655-8306

华裔女医生为疫情发声被围攻 坚持信念继续抗争种族主义

原始发布日期: 2021-07-17    发布者:虫子

           

疫情期间,不少人经历了各种歧视和人际关系紧张情况,但一班敢言医护人员,特别是有色人种,往往会接获大量仇恨攻击,这些攻击经常越过了界线,将愤怒变成了直接的人身攻击、种族主义,甚至是暴力威胁。

据加拿大广播公司(CBC)报导, 虽然随着全国各地限制放宽,活跃病例减少,但一些在疫情间通过社交媒体,分享建议和纠正错误见解的加拿大医生表示,他们在网上遇到的仇视不会消失,甚至比之前更厉害。

维多利亚的善终治疗及家庭医生谭爱美(Amy Tan,译音)称:““我在2020年3月时认为很糟糕的事情,现在实际上变得更糟了。”

谭医生表示,去年,随着新冠状肺炎在北美爆发,反亚洲仇恨加剧,她受到启发,利用社交媒体作为平台来呼吁抵制种族主义。



维多利亚善终治疗及家庭医生Amy Tan



她在推特上发表了一系列话题,分享自己与种族主义有关的经历,倡导使用口罩,讨论疫苗,并评论社会公义问题。

她在社交媒体上的形象,令她经常成为歧视女性和种族主义的攻击对象,这些人给她发送直接短信、电子邮件,以至是实体信件。

谭医生说:“实际上,我要我的助理在打开那些可疑邮件时加倍小心,更要戴上手套,因为我收过一些人身攻击的邮件。”

她曾经在去年国庆日,在电视接受现场访问后收到一封电邮,信上这样说:“我是个丑八怪,我的眼睛太小了,我需要睁开眼睛。”

谭医生说:“(我丈夫)担心我自己的人身安全,也担心它给我带来的损害。我们12岁儿子在面对种族主义时,简直是上了一堂大师级的课。”



多伦多大学讲师Naheed Dosani 医生

多伦多大学(University of Toronto)讲师、善终治疗医生多萨尼(Naheed Dosani)承认,在疫情期间,大多数医护人士都遇到不少仇视。

多萨尼医生说:“各种类型的医护工作者都成了目标,但我认为作为有色人种的医护工作者,特别容易被人以恶毒的方法去针对。”

当疫情开始时,他继续就种族主义和不公平发声,同时也提高人们对社交距离和口罩的认识。但却招来在社交媒体上的各种攻击,他叹道:“有时候感觉就像狂野的西部。”



他甚在Instagram收到这样的信息:“你是一个非人类的啡色糕饼(subhuman brownie)”并且伴以一个吐口水的视频。多萨尼医生说,人们的评论通常是关于他的肤色、长相,或者他有一个穆斯林名字。

萨尼医生表示,随着疫情的发展,话题也改变了,但仇恨者并没有放松:他们只是改变了愤怒的焦点。

到目前为止,他忍受了这些无赖,因为他认为医生有“发布基于科学和循证的信息的道德义务”,尤其是在网上错误信息泛滥的时候。



安省伯灵顿家庭医生Jennifer Kwan

关珍尼花(Jennifer Kwan)医生是安省伯灵顿的一名家庭医生。她也不打算因为这些攻击而闭嘴。

去年疫情爆发时,关医生与人共同创办了Masks4Canada组织,倡导使用口罩,并开始使用Twitter在安省分享疫情数据。她每天至少花一个小时整理数据,构建推特上的图表,以帮助人们了解2019冠状病毒病对该省的影响。她说: “我知道这对很多人都有帮助,但在人生的各个层面,你永远不会得到百分之百的积极反馈。”

刚开始的时候,关医生没有预料到这样的负面反应。她承认曾处理过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的言论、电子邮件和电话。关医生说:“有时候确实感觉我们是孤军作战,因为除非有人身威胁,否则我们不能向执法部门或任何当局报告。”

不过,她还是尽最大努力不理会那些讨厌的人。关医生说:“很多仇恨言论都来自匿名人士。如果他们连自己的名字和脸都不敢在社交媒体上发布,那我们公开发言时为什么要在意他们的评论呢?”

同样地,谭医生也有这样的看法,她认为这些无赖只是提醒了她坚持发声的重要性,她说:“这更加强了我的信念——为疫情所揭露的不平等而斗争。”
(星岛)
愛城網
780780.ca
卡爾加里0403網
0403.ca
前一篇:申请名额上限已达 移民部不再接受非医护基要工人移民申请
后一篇:加拿大安全情报局获授权 可在海外搜集外国情报